高低冥迷 不知西东

脾气不好人还凶
不更新就是死了
坟包就在我家后院儿
离我远点
我不在乎你喜欢我的作品还是我的人
讨论剧情欢迎
Ky恶心出去

诚招文友

来个哥们儿跟我一起脑一人之下和九九八十一吧…啊!我只吃亮懿亮,但是怎么好像tag里只要我不产粮这个cp就消失了。

来个人一起聊天打屁填脑洞捋设定。

完善过的九九和两部作品联动的世界观在置顶,九九合集里可查,粮也都在那里,质量可考,觉得看的下去的来。


但是很高兴认识你。


【骑鲸南去生贺24h 21.00】小池居然参加《一天》了!(池黑进来你爸就种枇杷树)

论坛体

所有小花流量均为虚构

粉圈发言,部分恶臭

作者生日快乐

1L

就是那个记录明星一天生活的综艺,除了访谈和作品,我居然能在综艺上看到崽崽!我可以!

2L

他已经糊到要拿性向出来炒作了?糊比明星的垂死挣扎。

3L

Ls有病是吗?冒着你爸种枇杷树的风险过来找骂?黑跑的比粉都快,开麦开的比谁都早。是谁嘲讽人学历低最后被博士打脸?是谁当初说小池昙花一现?是谁叫嚣小池一辈子都站不起来?

4L

是池黑们!

好了,已经提交给管理员了,别跟这种引战的吵。2L是个长期引战账号,以前是磕小池拉郎,视频剪了不老少。脱粉回踩又剪视频剪到脑子进水。经典睿智发言是:谁都可以骂我,只有你们池粉不行。

5L

搞不懂。磕拉郎血糖有意思吗?但是花两份钱挨两份骂还能磕的真情实感,这种境界学不来学不来。

6L

能不能回到正题!我刚刚看了预告,专门点进来准备和姐妹们放声鸡叫到对面大院老爷子起来打太极。结果2L歪楼到现在。

7L

预告片我也看了!我,真的,太可以了。清纯不张扬的小池!以前喜欢小池是喜欢他那种戾到尖锐的那种美,小时候不懂事就喜欢这种鲜明的!但是现在,他真的特别…我说不出来!!!!楼下接力!

8L

我来了ls!

他现在特别安静。不是之前那种准备在沉默中爆发的憋大招的那种安静,应该算得上,祥和。作为十年老粉,虽然也经常被小池惊得跳起来,但是我敢打包票,他在享受这种安静。

9L

他不总是这样吗?刚出道的时候我们以为他只是个呲花,比较漂亮的那种,结果他绚烂的像夏日的烟火。

那吊灯砸下来我们以为一切都戛然而止,他确入烟火一样短暂的时候,才发现他原来是往后所有日子的暖阳。

他是我见过最好的少年。

10L

我也是从小池刚出道追的,现在孩子都五岁了。以前总觉得这个小孩有些不对劲。

不过,我的少年,幸好你在生活中找到了自己。

11L

他的不对劲吗?《黑暗》那个贴都扒了三年了,咱们这儿还是先看看综艺成不?

12L

嗯?综艺开始了?

13L

没有,11L说什么呢?这没开始还不准人赞美了吗?!你看一会综艺播了,哪一个不是只会啊啊啊啊的?阿伟再死一地。

14L

开了开了!是护工小哥!啊啊啊啊是叫娄影是吧?

15L

嗯。早餐是青菜瘦肉粥鸭!

16L

所以说小池每天起床下楼都能看到这种场面?一个挺拔的白色背影给他咕噜咕噜煮粥?

17L

补充一下,是具有少年感的,清瘦但是不单薄的背影。空气中应该弥漫着白米的香醇和肉的咸鲜味道,还有剁菜的哒哒声。

18L

浅青色的咸鸭蛋被连壳对半破开,蛋黄泛着橘红的油光,凝在蛋白上,像洒在少女白皙皮肤上的夕阳!

19L

说实话,我作为一个闻到咸鸭蛋就恶心的人,居然想尝一口了= =

20L

作为一个看到药物说明书写着味甘都想尝一口的人,我也好想吃。

21L

小池挽着袖子从旁边出来了,手里拎着花洒还朝镜头打了招呼,一步一步走过来就他妈踩在我心尖上!说小池不宠粉,我第一个上去拼命!

22L

诶走廊那里有一个照片墙,摄影小哥挨个给特写了。姐妹们!是我们出马的时候了!

23L

斯里兰卡的康提寺诶。去那里必须脱鞋,照片里这么大的太阳肯定很烫。

24L

所以娄影才让小池踩在他脚背啊!搂着腰一步一步慢慢挪什么的,这是什么偶像剧的剧照!小池仰头冲着娄哥的笑简直了,眼底都在发光。从内而外的似阳光般的灿烂。

真,绝美爱情。我跟我男朋友上次去泰姬陵,照个照片脚都是缩起来的,又挫又丑。我也想我男朋友拥有这种钢铁jio底。

25L

那里用的是白花当香火诶。那个小池垂眼捧花去闻的那个特写绝了!那个时候可能风正吹过,这带有少年清爽的短发被吹起来!额边还凝着几滴汗珠,睫毛完全能叫覆在脸上,又密又翘,花另一边还有个蜜蜂。隔着这几层屏幕和时光都感觉能闻到那股花香。以及那个下午,可以照的人浑身毛孔张开的暖阳。

26L

当初宋朝皇帝出题画“踏花马蹄香”,第一名也是在马蹄周围加几只蝴蝶罢了。抓拍这个,也太能了吧娄哥。

27L

虽然没有人在意,但是我还是要说右边第三张是狮子岩的爪子!远处是落日的斜阳,底下是朦胧的黄沙和远处的王朝残骸。历史的厚重感轰然而至,我要是有这种拍照技术至于现在还是个直男吗,捶桌!

28L

还有大象昂首伸鼻喷出的水雾,空中立马勾勒出彩虹的影。为什么人家的随手拍跟我的不一样。

29L

新西兰皇后镇!皇后镇最美机场诚不欺我,远处的雪山映着近处的绿树林荫!外国的月亮没比较圆,但是外国的天真的清澈。

30L

!那个是不是小池微博上说收的一个游客的抓拍?

31L

肯定是的,娄影追着小池涂防晒霜。不是收的,谁给他们拍的照。臭氧层的空洞就在新西兰,很容易出晒斑的。我一人血书把小池涂到像防晒霜成精!

32L

二人血书!

33L

至于吗?一个明星还管不好自己涂不涂防晒霜?有没有点职业素养?
34L

有毒是吗你又出现了?我在外头能处理好所有的东西,人际,生活,工作,业余爱好。但是在我爸妈爱人面前我乐意当一个残废听他们唠唠叨叨你有意见是不是。

35L

人家小情侣乐在其中被你说是没有职业素养?你是脑子有坑还是亭里有树?

36L

姐妹姐妹姐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怎么还在看这照片!小池说要唱歌!

37L

我可以我可以我太可以了!有生之年听到哥哥开嗓唱歌,为什么经纪人不让小池开嗓!

38L

39L

那,是九天之上的弦乐,是寺庙中回荡的钟鸣梵音,让人忍不住会驻足倾听

40L

听听看是哪个王八蛋在乱敲钟。

41L

干什么!人总不是完美的!是那一点歌声的缺陷,让哥哥看起来仍在人间。

42L

老粉了。还是觉得你们的滤镜过于厚重了。夸都下不去嘴。

43L

习惯啦,毕竟咱们夸得是有真材实料的。又不是三条街外流量爱豆的粉丝,把饭吃完都能扣上支持光盘行动的名号。

44L

咋不说他家哥哥是个饭桶呢。演个三流融梗小说直接被吹得上天,古琴都放反了还好意思说道具精良。现在在洗地说古琴不重要,你妈的笑死人了。那个破琴在整个原著里占了多大的梗和篇幅你们不知道吗?洗地说不重要。现在淑芬和剧粉在撕。

45L

在撕啊?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他家粉分了好多拨的,恕我直言,可回收垃圾和有害垃圾,都是垃圾,谁还瞧不起谁呢。

46L

不引战!不引战!别被截了图流出去,到时候蹭着我们哥哥的热度反骂一波我们蹭热度就糟心了。

47L

胆子还真的大啊,敢开麦嘲那个流量。

48L

闭嘴闭嘴回归正题。吃完饭洗完碗就躺着看剧了…真是

49L

意料之中的生活。

50L

我看到了山竹,又白又软的那种。娄哥往沙发上一坐小池就超熟练的拱过去了。我没酸,没有。真的。他们对视的时候那个愉悦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的,还有举手投足之间的默契。如果这个不是爱情,我就哭!

51L

我再插一句题外话,现在,立刻,马上!进度条拖回10:42!声音调到最大。

52L

娄哥往右边看了一眼啊,咋了。

53L

都说了声音调最大。你没听到“铛”的一声吗?然后小哥才往那边看的,笑的巨温柔。刚刚小池就是从那里出来的。镜头没调过去,让我脑补一下。

54L

小池拎着花洒在那里站了有一段时候,然后轻轻敲了一下玻璃。护工小哥转头就能看到笑吟吟的池小池?

55L

(咽口水jpg.)太能了吧你们这都行。

56L

怎么说呢,这就是很日常,但是又很让人怦然心动的两个少年啊。

57L

投喂山竹的时候,我发誓我绝对看到小池舌尖点了一下人家手指。

他怎么这么会啊!恃美行凶!我报警了!

58L

要出去买菜了!

59L

为了防止私生粉,在小区散步的录像都没发出来。但是经过本人同意之后!我!内部人员!来!爆!料!了!

60L

草(中日双语)又是我最喜欢的内部人员爆料环节。

61L

出门他们就很自然的牵手啊,路上还遇到了孙老。

其实我是没注意的,因为我对幕后老前辈的印象都不太深。但是我在后头看到小池突然开始甩握着的手,就是那种七八岁小姑娘一起走路,握在一起的手甩的高高的生怕别人不知道的那种。

“老孙。”池小池打招呼

孙老一脸嫌弃,想说什么,后来看到扛着长枪短炮的我们就什么都没说。孙老还专门过来看,确定摄像都关了,没有拍小区周围,才走的。

他对小池是真的没话说。

62L

小池是孙老一手培养起来的啊,十二年呢,然后又为了小池停拍了好几年,那段时间我都没怎么看电影,真的不好看,都是爆米花喜剧。没有孙老没有小池,真的是难受。

不过还好之后又有了小小池!!我也喜欢他!

63L

小小池我们也碰到了哦!他好腼腆好甜的!轻轻跟小池打招呼,看到我们了之后也没有很刻意展现什么东西的样子。我跟过很多明星啦,有一些真的是塑料关系,看到我们反而会爆出一些猛料。

不过这两个本家的关系是真的好诶。

64L

之后就是超市片段,不能把地址暴露的太明显嘛。

没有播出来的听我说,小池就往购物车里丢零食啊糖啊,什么都丢。这种场景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啦。一般是另一半说这样不好啊怎么怎么样,然后慢慢的放回去,还有一些作精要发脾气的。

小哥就顺着小池,他想要什么就分类的放好,反正我第一次发现有人还能把购物车都放得这么有条理。

最后小池要的都买了,本来就打算买的东西一个都不落下。

完全没有做饭做到一半,要另一半火急火燎去超市买酱油的情况!太可了。我已经成年好几十年了,并且一直相信爱情,老天什么时候给我一个爱情。

65L

小哥做饭手法真的很熟练,不是那种演戏过来装的。上几期不是还有小花说她老公特别会做饭,在家里都是他做饭吗?结果他老公火都不胡打,小花脸都绿了。、

66L

讲真的,她家的灶台和抽油烟机是一体机诶。要是经常做饭的家庭谁会买这种啊。

67L

这杀鱼的手法!这油泼辣子的声音!

68L

破案了,这个节目真名是中华小当家。

69L

小池真的不一样了。

70L

是啊,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改变,但是毫无疑问,这种改变是正面的,阳光的,因护工小哥而起的。

本来以为他是那年夏天最盛大的烟火,注定在绚丽处消失。

71L

没想到他是能涅槃的凤。

72L

我青春里最张牙舞爪最耀眼的少年,终于有了他自己的归属。

感谢jpg.


(亮懿亮)马上封侯2

ABO

双A

Ooc

    司马懿和诸葛亮,都是星际污染的牺牲品。在整个联邦中,他们这样的人不算少数。身体发生的变异有强有弱,强到可怕的例如郭嘉,孙策,曹操……他们无一例外的被赋予了古地球人的名字,每一个代号背后都是一段传奇和联邦的期许。司马懿,诸葛亮,这两个时代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他们作为代号第一次有了归属,作为名字,他们有了第二个主人。

  曹操有夏泽雨,郭嘉有苏万铃,小乔有颜雨。至于诸葛亮和司马懿,他们似乎没有必要作为别的身份存在。

  为了火种,我们牺牲了普罗米修斯。为了生存,诺亚方舟上只留两个幸运儿。代价,是在追寻强大和生存空间中不可避免的问题。比如诸葛亮腰背上的裂口,董卓日益扭曲的性格……

  但司马懿在当时被宣称是完美的,完美到在他年少时被认为是没有发生进化和退化的中庸者。

  

  训练场。

  司马懿把复制来的能力几乎用了个遍,再一次穿过空间到诸葛亮近前的时候,他脸边全是细密的划痕,它们一滴一滴地往外凝着血珠,很快就连成一片。司马懿踩在诸葛亮弓步的大腿上,手抓着他肩膀腾空,打算借腰旋转的力量砸一个重的。这一招倒是个万金油,要是轻小的对手,第一下大腿就能被踩出个骨折骨裂,更遭不住后面整个人砸在肩膀上的重量。若是对手壮实一些,后头照太阳穴踹的膝盖也是够呛。

  诸葛亮身子一矮躲过司马懿的手,赤练成鞭向后掠出只扫散了凝在空中的灰烟。

  “操!漂亮。”曹操忍不住站起来喝好,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这一招基本可以用来定输赢,但司马懿还是瞬移在后瞬间强开夏侯惇的烟幕为自己留了个后路。

  “好!”刘备那边传来欢呼,诸葛亮一击不中切巽字二郎布风搅着赤练成两道火墙生生逼出司马懿来。以巽助离,以风助火,火墙挟着亿万年前火烧赤壁的气势朝司马懿撞去,逼得他狼狈逃窜。

  司马懿的每一次能力的使用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诸葛亮也是消耗已久,算计自己奇门已经到斤斤计较的地步。他们在逼出对方的极限,也在拼自己的极限。司马懿被刚才的赤练灼了眼,现在面前模糊到只有光斑重叠;诸葛亮早也被司马懿随手复制来的孙策的雷法轰了耳朵,脑内嗡嗡一片。

  都丧失了某一感官的两个人不敢再拉开距离,近战肉搏身体相撞,汗水和血水融在一起辣得伤口直疼。也算得上是心有灵犀,两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头槌碰撞,同时受到伤害一千八。

  平局。

  那次司马懿和诸葛亮伤的不轻,两个人也都被安排在同一间病房方便治疗。身体的复健不需要等到感官的恢复,那段日子里就经常能看到诸葛亮牵着司马懿绕圈,司马懿在他手心划字说话,偶尔听诸葛亮应和几句。期间还因为什么事情两人观点向左,司马懿手指速度赶不上他说话,恼的去掐诸葛亮手心,诸葛亮就用另一只手拧他大腿,两个人又扭在一起小学生似得打了一架。

  

  司马懿的兜里总是装着两三颗糖,营里的配给卷发下来还总抢诸葛亮的糖类配给。成瘾似的嗜甜和手臂上发青的针孔都在告诉舍友诸葛亮,他的能力并不是所谓完美。

  “猜猜看,他们为什么要撒谎”司马懿跨坐在诸葛亮腿上,一手压着他脊背另一手往托盘上摸。诸葛亮后腰上的新伤口狰狞可怖,司马懿熟练的照着皮肉就是一根针管,诸葛亮咬紧口中毛巾闷哼出声。

  “任务?”诸葛亮舌尖抵着毛巾把它吐出来,额角缀着汗珠。他翻身躺平,司马懿已经从他身上起来去收拾用过的药品。

  “政客应该比军官更适合你。”硬糖磕到牙齿,在颊上鼓出个包来。药水被缓缓推入静脉,司马懿才长吐出一口气松懈下来瘫在懒人沙发上。略带着雨后青草味道的信息素在空气中弥漫,中间夹杂着细微的玉兰的香。大多时候与风尘挂钩的玉兰,在司马懿这儿却融合的刚好,隐隐约约带出些午睡后睁眼未醒的慵懒味道,感觉只要闻着,便能得一夜好眠。

  

  难得一个alpha信息素能如此柔和不被其他alpha所排斥,相反,还有一定的舒缓作用。在全都是alpha的训练营里,司马懿算得上是一个香饽饽。训练后曹操孙策经常几个人带头,像猫找到了野生的猫薄荷,摁着司马懿就吸,几个人凑在一起那是冲天的汗臭,曹操稍微不注意闻到的就是孙策的后颈。魔鬼辣椒混着汗臭那可是香味扑鼻,冲得人能咳出地老天荒。

  “走了村夫。让他们自己去闹。”几个人扭成一团,罪魁祸首手揽着诸葛亮的肩膀,勾肩搭背往餐厅走。“今儿食堂有杂酱面。”

  

  Asd实验室被爆出实验丑闻,完美进化体司马懿出逃。两个炸弹悄然在星盗的情报网炸开。

  “冢虎已经把文件传来了,一会儿你跟他接触接触,以后就是你负责接应。不过你们该是老熟人了。”

  “罗莎想往马勒星系走,你们自己注意。我新的上司卧龙——”投影还没来得及反应,声倒是先传过来。说到新上司的时候信号才慢慢稳定,三四年不见,司马懿身上的匪气更重了些,眉间也有极深的痕迹。和诸葛亮对上眼的时候他吹了个口哨。

  “哈,合作愉快。”

  

  “是佛手柑吗?”司马懿出门就遇到倚在墙上的罗莎“我看到你这儿有信号输送。”

  “在这儿守下属的墙角?”司马懿越过她往外走。

  “好奇啊,怎么样了。你来的时候可浑身都是佛手柑的味道。”罗莎追上来,她是一个极其自负并且依赖自己嗅觉的女人。她声称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气味,她知道哪些气味是生来属于星盗的。联邦的卧底除了司马懿,也确实被她一个一个给闻了出来。说着她凑近司马懿嗅了嗅后掩住嘴轻咳一声。“哪像现在,呛人。雨也下的太大了。”

——

罗莎确实闻得不只是信息素,鼻子好用的女人是我喜欢的类型。

是自我介绍

宋弋。

偏爱冷坑和冷门设定。

九九破轮回的he世界观是《前因后果》

九九和一人之下联动的世界观是《最终传承》

因为我个人的私心,给了先生一个自以为较为圆满的结果。

我笔下只要是一同经过两千年的亮懿和懿亮,他们不是cp。
我瞎几把为了他们谈恋爱脑的乱七八糟世界观不算

诸葛亮和司马懿之间不存在爱情,他们可以住在一个屋檐下,可以挤一张床,但是也只是这样而已。他们是彼此的不可替代。在这个世界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经历了两千年风雨,拥有相同的记忆。

我也不认为他们会拥有爱情,不管对象是谁。他们活了千百年,眼中曾是天下和苍生,儿女情长他们早就经历过了。

他们两心里头对对方该是干干净净的,而世间千百种情,唯爱情一种与干净无缘。

两个千年老妖怪凑在一起过日子罢了。

(亮懿亮无差)有一个无可替代的人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知乎体

写回答的是司马懿

Ooc我的


  看了很多回答,也谢谢朋友的邀请和认可。

  我简单称述一下我的观点:拥有这种人,是一个过程。不可能一遇到个人觉得合拍就说这人是我的不可替代。

  总之在这个过程中约摸可以感受到,对方公司策划很贱是种什么体验,有个看透又看不透的人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有一个说恨也恨不起来但是想起来就崩溃的人是种什么体验,出其不意噎死人是种什么体验,被人噎死是种什么体验,自我怀疑有斯德哥尔摩是种什么体验,等等的花样人生

  首先遇见他也许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尤其是他在我对家公司的时候。那段时间两个人生意场上有来有往,逼得双方都使出浑身解数去对抗。有段时间也确实恨他恨得牙痒痒。也许宿敌是知己这句话有那么点道理,但是,宿敌永远无法像知己那样确确实实了解对方,对方也不会像对知己那样对你敞开心扉。知己猜对心思,那是惊喜,宿敌猜对你心思,那就是惊吓。

  时间久了。等你从两个人之间的交锋中尝到了些趣味,那也离疯不远了。

  开个玩笑,有一个强劲的对手从来都不是一件有趣和轻松的东西。最后看起来是我赢了,不过也输了。那是最无法形容的很长一段日子。

  所以说人的关系很奇怪,之前因为对立其实大家没说过几句话,但是我就是知道他会怎么做,会下什么套。现在交流多了很多,但是确实很明显的感觉看不透他了。短期目标我看得出来也推的出来,可他的长期目标和目的对我来说始终是模糊的。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我本能的想给他添乱。就像以前我一直做的那样,去站到他的对立面。我不能让他付出那种代价。

  他和我拥有很多共同的东西,两个人的交集过于多了,渐渐的便是一种不可替代。

  

  补充

  结果总归是好的。至于我们,也不能像你们那些评论一样说在一起什么的。我们确实住在一起,以后也是,我们甚至经常挤一张床,但是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我们两个人的不可替代并不是所谓爱情,也不是所有亲密的情感都能用爱来解释。我对他的看重,与爱无缘。

  至于那些说要嫁,要相亲的小姑娘,还是省省。你不可能打动一个千年老王八,你能为他做的以前早就有人为他做过了。非要努力的话不如换个人,比如我。


个人描述都说了脾气不好人还凶。

怎么还有王八蛋来试探。

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喜欢我或者喜欢我的文。也不在乎你点不点赞。喜欢的不得了想要交流你就评论,我根本不在乎你看了我的文,点没点推荐和小蓝手。对于我来说,唯一有用的只有评论和私信。

写文是为了自己,要是追求粉丝追求热度我何必待在九九八十一里死磕到底。一个热圈不好么,粮又多,又不是垃圾堆,品质好的也多。

如果你在我的文下头发出恶心言论,那我就是你们全家的黄泉引路人


醒醒吧,在这里恶心人有什么用

拉我进黑名单没法回复也没法艾特你?

别再恶心人了好吗,想让我给你一条一条分析?那就过来啊,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做你的黄泉引路人的。

“我是这样想的:如果诸葛没有为了他自己的英雄主义为了汉而弄的轮回转世要是他正常死亡不束缚懿哥,那历史就不会进行不下去,所以我说他是为了私心。况且诸葛的做法其实延长了战乱的时间让更多人卷入战争,是不合天理的。”这是你原话对吧?

我们先放下历史,看看你这言论能不能在九九八十一原作中自洽。

第一,因为诸葛亮一个人的私心和英雄主义将战争延续了两千多年?脑子不要请捐给火锅店,他们需要猪脑花。能干出延续战争这种事的人不应该千刀万剐?还要把这种事安在诸葛亮头上,有道理吗?还是那句话,污名化诸葛亮对你有什么好处,还去诸葛亮tag里头找骂?

第二,什么叫让历史正常转?按照原作,所有的历史跟我们几乎没有出入。三家归晋那是他孙子登基,束缚司马懿有个什么用。

第三,诸葛亮挑起战争然后又打算牺牲自己结束战争?是他有病还是你有病?

第四,当你的设定和原作有问题,你写个屁的同人文,你自己写原创得了。

(亮懿亮)卧龙冢虎1

  未来星际

  又名,冷酷无情魏国组和团结有爱蜀国组

       坦诚待人诸葛亮,不说实话司马懿

  

  “跟我们走一趟?”

  司马懿手举过肩膀刚往后退一步,后背立刻抵上一个硬物。

  “请。”

  面前的人偏了偏手里的枪,语气里也没有一点客套的意思,反正他是没揣摩出这前后围堵一个精神等级为C的向导有什么意义。

  

  

  一个声泪俱下,两个黑面金刚。红脸白脸的搭配和百折不挠的作风蜀军用得最顺手的战术。

  座位对面的少年叹了口气。

  “还请各位带路。”

  

  

  司马懿小臂被用铁环扣在扶手上,手有气无力地贴着掌下的金属,太阳穴上贴着小铁片一直延伸到旁边复杂的仪器那里。白色的衬衫几乎被汗水浸了个透。

  被强行检测精神力的感觉并不好受,军用的检测仪能破开被检测者的防守,副作用也是非常大,就像被用铁丝从鼻子里捅进去把脑子搅得稀碎再等脑浆一点点从口鼻中流出来一样。

  “确认了,精神等级C。”披着军装外套的男人脸上映着屏幕的蓝光,“苟彧,你选的人?”

  后面粉头发的小姑娘轻轻一歪脑袋,挥手让下属过到司马懿那边去。

  “滴!”

  仪器显示的数据突然跳的飞快,精神等级也从c开始变化最后定格在SS上。

  “我选的人。”苟彧双手捏着裙摆在后面朝曹操行了个礼。

  “滴答。”暗红色的液体滴答往下,落在地板上被快速的吸收了去。

  灰黑色的缅因猫围着椅子不断转圈冲旁边的人呲牙,跳上主人大腿想舔舔他脸当个安慰,十几公斤的体重又压得司马懿一个闷哼。

  苟彧朝下属点了点头,那黑面将士才拔出刺穿司马懿掌心和掌下金属的光刃,又疼得司马懿倒吸一口气。

  “能扛过探测仪,确实不错,也难怪能骗过你们学校的检测。如此人才,若是毕业后草草被配给了哪个不识货的草包,那才是浪费。”曹操摘下帽子,锃明瓦亮的军靴踩在地上,一声声直叩进人心底。惯于发号施令洞察全局的男人,天然带有一种威慑力。

  “欢迎加入魏军。”

  

  刘备桌上放着两份报告,一份精神等级为A一份为SS,姓名都是诸葛亮。

  “老二!老三!咱们有总向导了!双s!”洛小叶从桌子上跳下去扒着关羽的后背叽叽喳喳。被张飞拎下来之后又跳着去牵诸葛亮的手。

  “先生您跟我来!我带你去饭堂认人!”洛小叶抓着手就带着人跑,一路上把有点话语权的将领都见了个遍。

  “先生知道现在的形式吧?”

  “现在各个星系边境不安稳,几个星球都有虫族入侵的痕迹。”诸葛亮点了点头,不过也仅仅是痕迹而已,大多数人最关注的还是三个军团之间的混战,其中以蜀最为弱势,也最有发展的空间。

  “既然先生知道多的话我也不用说,进来了就是兄弟,有空一起恰汽水!”洛小叶故作老成拍两下诸葛亮的小臂,“先生的能力是什么?”

  每个哨兵向导都有自己独特的能力,吴军最强的哨兵孙策善雷,魏军总向导郭嘉一手金钱术出神入化。

  “奇门。”诸葛亮低头看着洛小叶。“要不要去训练室试试?”

  

  “司马懿,能力。”

  “瞬移。”司马懿活动了一下手腕,刚刚被刺穿的手掌经过便携式医疗仓的治疗现在完好无损。

  “精神体。”

  “肥猫。”蹲在主人膝盖上,非常统一战线冲对面的士兵龇牙咧嘴的缅因猫扭头就咬了司马懿的下巴。

  从那个时候起,魏军的战场上多了一个灵活穿梭的大猫,和一个比他精神体的行踪还要捉摸不定的向导。SS级向导的能力确实毋庸置疑,最极限的时候一个人足以应对五万个A级哨兵的精神疏导

  

  而蜀军则多了一条青蛇,和一个满肚子坏水的总向导,算人心,算天命。

  也许是老天恼羞成怒出了老千,让他独独漏算了虫潮的袭击

——
司马懿不说实话是我故意的啦。曹操当年真的,找了司马懿好几次人家不搭理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把人绑了。结果又忌惮人家狼顾之相啊。
诸葛亮简直,三顾茅庐,人家恨不得八抬大轿把他抬回去,进去就是心腹交付后背的那种。
果然大公司的晋升没有小公司容易